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42-白继开的博客

M42-白继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  

2009-12-04 06:3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前五篇《追寻西路军的印记》写完后,时常回想起一路所见的面孔和故事,用一些散片与思路将其串在一起,那就是——在路上……

    特此置顶,因为所有人,都在不同的,属于自己的路上……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
    从酒泉向西,祁连山在左后方逐渐远去。正前方,一堵黄色洪流突然出现在眼前——沙尘暴!拍完照片后,我收起相机躲进车里。当年李先念带着西路军残部,由这段戈壁艰难向新疆行进时正逢春季,沙尘暴自然不会少,那最后的一千多西路军战士则无处躲藏,只能顶风西行,向着一个叫星星峡的山口行进……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   

    清晨,一只乌鸦在星星峡山梁的碉堡上空飞过,当年李先念与400多西路军残部由此进入新疆,躲开马家军的围追堵截……

    从小就知道星星峡又名猩猩峡,但不知何故,仔细查阅史料,得知其中缘由……    

    相传唐朝初年,樊梨花带兵征西,她在西凉国大破番兵之后,队伍便直驱西域边关。这守关的大将,青面獠牙,生得十分险恶,原来是一头猩猩变的。这头猩猩说起来也是颇有来历的。樊梨花在东北守边时,在阵前俘获了薛丁川,她看上了薛丁山的人品,便用刀劈死订过亲的表兄守关大将杨藩。后来她与薛丁山成了亲。杨藩阴魂不散,转世后名叫苏宝童。苏宝童原是猩猩转变,生性凶恶狠毒,他能使六把柳叶飞刀,骁勇无敌。樊梨花本是黎山老母的弟子,智勇双全。经过几次交战,苏宝童抵挡不住樊梨花,被樊梨花一枪挑于马下,樊军得以长驱直入西塞。为了纪念这次胜利,将士们把这个关口起名为猩猩峡。 

 

    星星峡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部峡谷。在哈密市东南,邻接新疆与甘肃省界,是因风蚀作用形成的乾谷,自古为中原地区与西域的交通要冲,至今仍保有公路干线交通站的地位。兰新铁路由星星峡之西红柳河进入新疆。星星峡并非峡谷,而是隘口。它是由河西走廊入新疆的必经之处,素有新疆东大门“第一咽喉重镇”之称。它不仅是新疆和甘肃的分界线,同时也是两种不同文化风格的分水岭。星星峡就是一堵院墙,过了院墙就算是进疆了。 1937年初,被敌重兵包围的西路军余部3000余人,终因抵挡不住强敌的进攻,从祁连山康龙寺地区边打边撤,最后退守到冰天雪地的石窝山上。面对西路军有可能全军覆没的险恶局势,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决定召开师、团干部会议,确定部队下一步的行动。之后,徐向前、陈昌浩离开部队回陕北,其余的部队分成三个支队,三个游击支队中只有李先念率领的西路军左支队,历尽艰险,经过40多天的艰苦跋涉和几场恶战,最终于4月底抵达星星峡,为西路军保存了400余人的种子。

   4月24日,左支队进至安西县城南二十五华里的十工村,准备攻城。在这之前,马步芳就通电河西各路驻军:“剩余红军一千四五百人,深入祁连山,经过陶苏勒地区。似将向嘉峪关外奔入安西、敦煌,西入新疆。”他令驻防肃州的一百师二九八旅旅长马步康,尽快派兵防守安西。马步康接到电令后,不敢怠慢,立即派五九六团团长刘呈德率两个步兵营、一个骑兵手枪连于4月14日从肃州连夜赶到了安西。

    原在石包城向红军提供情报的那位湖北商贩,发现敌人增兵,便赶忙出城,步行20多里向红军报告。听了这商贩情况报告后,左支队的领导人都认为,敌人不可能获悉红军的行踪和行动计划,更不会这么快就会增兵安西,并认为这位商贩可能是敌人派来的奸细,便不容分说地将他抓了起来,决定仍按原计划午夜攻城。

    安西县城面积不大,但城墙均系黄黏土筑成,又高又厚,易守难攻。李先念、程世才将部队分为两个梯队向安西运动,第一梯队攻东门,从东城墙的斜坡强行登城;第二梯队攻西门。没想到,第一梯队刚进至安西城东关,即遭到守敌的猛烈反扑,李先念、程世才感到不对,看来那位湖北老乡说的是实话,守敌不是一个排,至少是一个旅。再坚持进攻,就必然要招致全军覆没的后果。他俩迅速交换了意见,决定立即停止攻城,退出战斗,率领部队连夜向通往新疆的必经之路──王家屯庄转移。

    李先念率左支队急行90里,于4月26日拂晓到达白墩子。这是一个很小的村落,沿街只有几处泥巴房,村口有一个小庙和一个高高的土堆。古时这里是新疆与内地传递信息的驿站,而今已成为过往行人歇脚喂马的地方。李先念命令部队停止前进,放了警戒,正准备做早饭,追敌又至。部队只好且战且走,下午到达白墩子西北方50里的红柳园。红柳园是西进新疆的必经之路,因石缝里生长着一丛丛红柳而得名。这里只有几间低矮客栈供来往的旅客食宿,周围全是沙石戈壁和历经风雨侵蚀的岩石沙丘。红军刚到红柳园,后面就传来一阵阵清脆的枪声,尾追的敌人又逼近了。敌骑兵分左右两路,把左支队紧紧夹在中间。红军再次与敌人展开激战!突围的部队被敌骑兵分割开来,一部分人冲向甘(肃)新(疆)公路,沿着路两旁的电线杆子西进;另一部分人在李先念、李卓然、程世才、李天焕等率领下,跟着向导翻山进入了茫茫戈壁沙漠,终于甩掉了追敌。

    红柳园一战,是西路军的最后一场恶战,也是国共联合抗日前的最后一仗。

    杨秀坤等人从红柳园突围,顺着甘新公路西行,于4月27日到达星星峡。与我党建立了统战关系的盛世才得知后,指示星星峡边防站部队全力寻找、营救红军西路军战士。杨秀坤等人每天坐着友军的汽车,带着食物和水果,到戈壁滩上来回寻找,最终找到了李先念与数十位在戈壁中艰难行进的弟兄。随后,李先念、程世才等人乘车行进30多里,抵达星星峡。1937年5月1日,是李先念和他的西路军战友们最难忘记的日子。这一天,中共中央代表陈云、滕代远等人带着一个由40多辆汽车组成的车队驶抵星星峡,迎接死里逃生的400多位西路军弟兄……

    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
    时光回转到1936年10月,21800多位西路军将士在虎豹口西渡黄河,走上那条痛苦、失败的西征之路。73年后,黄河水依旧缓缓在这里流过,虽说河面宽度不及当年的五分之一,但依旧可以回想到渡河时那个势如破竹的夜晚……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
     一条山血战是西路军的第一场大仗,解放后这里修建一处种子培育厂,房屋外墙仍留着斑驳的毛主席语录,厂子外墙如今已刷上醒目的全球通广告……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
    在古浪县城西侧的山坡上可以俯瞰县城,上来后发现自己打扰了一对诉衷肠的大学生。大男孩在兰州读地质专业,女孩学新闻的,二位到不介意我这个陌生人的不请自到。他们说离开山沟沟的唯一办法就是高考,虽说这里闭塞、贫困,但毕竟是自己的家乡,感情依旧。对于西路军曾经在这里的第一次惨败,二位似乎没有更多的了解……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
    将至山丹,发现路边有三位骑车的大学生在休息,停车一打听得知,他们是从昆明骑来的,走了半个月,只在翻越秦岭时做的火车,过古浪时水土不服有些发烧,除此之外没遇到太多问题。他们的目的地是乌鲁木齐,然后与那里的同学一起坐火车回昆明。后来得知他们成功抵达目的地。十多年前我也喜欢骑车旅行,曾多次和朋友骑自行车翻越天山,也曾打算沿着脚下这条路横穿中国,当时已计划好行程,但最终因时间问题泡汤……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
    在酒泉遭遇沙尘暴后不久,一道彩虹划过天际。此刻CD里正好是许巍的一首歌——“每当音乐声响起,心就宛如一道彩虹……”

追寻西路军的印记之六——在路上 - 白继开 - M42-白继开的博客

    从虎豹口到星星峡,西路军征战近半年,我只走了十来天。临近安西,在地平线上一排风车的注视下,已将天际染成红色的太阳缓缓落下。想起过去曾经传唱的一首歌,说一个地方升起不落的太阳——在我看来,太阳终究会落下……

     
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